美國硅谷:眾多年輕工程師“朝圣之地”
                    2017-02-08 15:34:25   來源:環球網
                    內容摘要
                    目前,印度人在硅谷發展得很好已成為公認的事實。微軟、谷歌、Adobe,這些知名企業的首席執行官都來自印度。與之相對應的是,隨著陸奇離開微軟,華人在硅谷高管層級留下一大片空白。

                    目前,在美國硅谷的科技公司中,華人員工數量龐大。這些人大多是技術工程師或開發人員,其中,有一部分人是技術方面的中高層管理人員。

                    在不少外媒看來,中國有發展成為“新硅谷”的潛力。但相關行業人士表示,硅谷至今仍是眾多年輕工程師的“朝圣之地”。


                    事業上升有“天花板”,但并非全面潰敗

                    “年齡25歲至35歲,在美國擁有碩士學位,工作是留學的延續,從事研究開發工作。”27歲的羅天意如今在硅谷一家大型企業工作,他接觸的大部分中國人與他年紀相仿,做管理工作的不多,因為希望“首先把技術學到位,這樣有助于加深對自身專業領域的認識和理解”。而年齡再大些的40歲至50歲的中國人,“往往在大公司居于管理層,職務從經理到總監不等”。

                    羅天意說,一般來講,總監這個層級是中國人的“天花板”,原因除了有文化、語言和公司內部斗爭等,還包括中國人通常不愿意花更多時間突破“天花板”,“照顧家庭往往是我們這個群體更優先的選擇”。與中國人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印度人拼命往美國跑,因為這是他們能夠完成人生質的轉變的主要路徑。來到這里后,他們接著在公司擠破頭往上爬”。

                    “印度人在硅谷發展得很好”已成為公認的事實。微軟、谷歌、Adobe,這些知名企業的首席執行官都來自印度。與之相對應的是,隨著陸奇離開微軟,華人在硅谷高管層級留下一大片空白,只有臉譜等少數高科技公司有華人高管。

                    另外,美國《洛杉磯時報》報道稱,有研究顯示,2012年硅谷的初創公司中,16%的創始人來自印度,印度群體在該地區的人口占比僅6%。另有統計稱,2006年至2012年間,硅谷每10家企業中,有大約4家的創始人或聯合創始人是外來移民,他們創建的公司中約1/3由印度人發起。緊隨其后的中國人占比5%。

                    “他們能夠登上高管的位置一點都不奇怪。”曾在硅谷工作10年的方亮如今回國發展,他目前是凡普金科集團首席技術官。他說,“優秀的印度人很多,他們的勤奮程度不亞于中國人,加上他們善于表達,會‘推銷’自己,又比較團結,所以中國人在高管崗位上確實很難與他們競爭”。方亮認為,不應該過多強調族裔之間的競爭,“中國人應該多多反思,不要過分強調語言上的劣勢。根本原因或許在于中國人不善于交際和溝通,傾向于關注個人的工作和家庭,這樣久而久之,容易被邊緣化”。

                    雖然從硅谷的管理層級來說,中國人遜于印度人,不過,“全面潰敗論”很難被廣泛認同。“管理人員少,并不代表印度精英比中國精英多。中國人從事的往往是最困難的研究工作。一個發展得好的公司,既需要擅長從事管理工作的印度人,也需要努力做研究的中國人。”羅天意說。


                    回國工作,“既可行又極具競爭力”

                    在陸奇回到中國的議論聲中,一些人認為這意味著硅谷吸引力正在下降。“近年來,確實有不少美國硅谷公司的中高層管理人員回歸中企。”科技行業資深觀察人士孫永杰表示。

                    早在2015年8月,美國科技博客TechCrunch網站就以“中國正在吸引來自硅谷的高管”為題刊文稱,對硅谷人才來說,為中國公司工作是既可行又極具競爭力的選項,因為中國科技企業的高管薪酬正與硅谷接近。該網站提供的數據顯示,在雇員超過1000人的企業中,擁有研究生以上學歷的員工級別越高,中美公司提供的薪酬越接近,例如初級工程師的稅前年薪分別為5萬和9.5萬美元左右,而總監及以上級別的年薪都在20萬美元左右。

                    提高薪酬正是中國公司努力吸引硅谷人才的重要手段之一。孫永杰說:“現在的大背景是,以阿里、百度、小米等為代表的中國高科技企業都面臨國際化問題。從企業發展戰略上來講,他們需要從國外,尤其是美國高科技企業引進高管人才。因為這些人能夠站在產業發展的前沿,他們擁有國際視野,而且經驗豐富。”

                    孫永杰認為,高速發展的中國科技企業不僅為硅谷華人高管提供廣闊的職業發展前景,而且還提供豐厚的股權回報等現實利益。“相形之下,一些外企近年發展并不如意,業績下滑、業務停滯經常發生。大的企業如戴爾、惠普等發展不如以前,這導致很多中高層管理人員看不到職業前景而紛紛跳槽中國企業。”

                    除了企業的積極招攬,中國的發展大環境也成為吸引硅谷人才的重要因素。TechCrunch網站說,盡管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嘀咕聲”不斷,但其發展引擎仍在連續高速運轉,6年來穩定在6.5%以上。其中主要的發展推動力是中國新興科技行業、中國的BAT公司(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以及已成為日常活動的創業熱潮。在這種高速增長下,人力資本占中國GDP增長的11%至15%,但高素質員工的供給難以滿足市場需求和增長。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認為,中國已崛起為世界最大電商市場和移動互聯網服務創新的領軍者。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全世界290萬件的專利申請中,中國約占100萬件,而美國僅為52.6萬件。在這樣的創業環境中,深圳被廣泛視為“中國的硅谷”。然而在麥肯錫董事華強森看來,高科技人才發揮才能的地方絕不止深圳一個城市。他認為,從經濟層面而言,中國并不是一個“同質體”,每個大城市都可以“獨立運轉”。鑒于各個城市的龐大規模和差異,“我看不到中國未來為何不能有15至20個硅谷的理由”。


                    硅谷仍然是個“傳說”

                    不過,在中國工作是個不錯的選項,并不意味著硅谷的吸引力在顯著下降。“選擇回國的中國工程師,通常在硅谷有10年以上的工作經驗,他們的職業發展遇到了瓶頸,因此希望尋求更大的發展空間。”在方亮看來,“硅谷的多樣性強,具有技術創新土壤,仍然是業內人士的朝圣之都,處于事業上升期的人都渴望過去”。方亮2006年獲得美國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后,曾先后就職于硅谷多家知名高科技公司。2015年秋天,他看到國內互聯網金融市場的空白,并考慮到個人職業發展,選擇回國。

                    同樣在2015年,張晨帶著妻子前往硅谷。他2010年拿到國內某高校計算機系碩士學位后進入百度工作,當時1.3萬元的月薪讓很多職場新人羨慕不已。然而,他依舊選擇前往美國。張晨指出,“在就職的這家硅谷初創公司里,我能夠參與的業務范圍很廣,這讓在國內職場有些疲憊的我能重燃斗志。另外,想在那里生個有美國國籍的寶寶。還有一個原因是,之前總是從同學那里聽到關于硅谷的‘傳說’,所以想去見識一下”。

                    “‘在這里,我能在所有想要得到的東西里找到平衡’,一名從倫敦搬到硅谷生活5年的同事曾對我這么說。”除了工作機會多,羅天意還說到他想長期留在硅谷的其他原因,“這里氣溫常年10度至25度,夏天有陽光,可以沖浪;冬天有充足的雨水,而且可以滑雪。工作雖然有時很累,但身心愉悅。在這里可以有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鍛煉身體以及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

                    對于中國國內的技術創新領域“生態圈”,方亮也有他的個人看法。他認為,很多國內公司如今在技術創新上建樹不多,喜歡跟風,這一點跟硅谷不同。另外,國內喜歡過多強調某個公司想做什么,硅谷則是一群公司共同做某件事,在這過程中扮演不同角色,“在競爭方式上,硅谷比較常見的是良性互補,但國內更多的是同質惡性競爭”。

                    (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自 科技世界網
                    有没有开过时时彩群